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 引導國際市場疫后重啟

“要把滿足國內需求作為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加快構建完整的內需體系,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培育新形勢下我國參與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習近平總書記在兩會期間看望經濟界委員時發表的重要講話,為中國經濟未來發展指明了方向。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使世界經濟進一步陷入嚴重衰退。受去全球化、貿易保護主義等因素影響,全球產業鏈供應鏈持續出現多點梗阻問題,對我國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性和競爭力形成重大挑戰。當前,必須通過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提升我國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性和競爭力。”全國政協委員、重慶市政協副秘書長王濟光認為,中國充分發揮我國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和內需潛力,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顯得及時且必要。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經濟研究部副研究員劉向東認為,過去國際循環是由歐美發達國家主導,我國以出口導向為主,但疫情影響下,國際供需結構發生變化,國際市場供給需求能力下降?,F在我國轉向內外貿平衡發展的方式,逐步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把滿足國內需求作為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刺激內貿增長,有利于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另外,我國率先恢復經濟,國內需求穩定,可以帶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生產,有利于引導整個國際市場的重啟,為世界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作出應有的貢獻。

“中國的發展離不開世界,世界的發展也離不開中國。國內循環和國際循環是相互聯系、相互促進的,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就是要把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有效地結合起來,從而揚長避短,優勢互補,相互促進。”中國貿促會研究院國際貿易研究部主任趙萍從國內國外兩個角度進行了分析:

從國內來看,我國擁有4億多中等收入群體在內的14億人口所形成的超大規模內需市場,復工復產穩步推進,消費持續回暖,在國際貿易面臨巨大挑戰、外需明顯下降的當下,利用好國內強大市場,可以有效緩解全球經濟衰退對中國經濟帶來的沖擊,為中國經濟注入更強的發展動力、更多的確定性。

從國際來看,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對外開放是中國的基本國策,當前一些國家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盛行,中國繼續堅持對外開放,持續打造法治化、國際化、市場化的營商環境,為世界各國的企業創造更多的投資機會,推動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有效利用國際市場,為中國企業打造良好的國際環境,促進中國企業和中國產品走出去,從而提升中國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水平。

王濟光認為,當前要以自主可控、開放合作、安全高效為目標,著力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功能平臺。一方面,面向國內市場建設線上線下各類平臺,根據不同領域的產業鏈供應鏈功能導向,統一規劃和實施,旨在穩定重要產業鏈供應鏈經濟功能的平臺網絡架構。另一方面,面向國際市場和全球產業鏈供應鏈搭建開放式、協同化、網絡化平臺,形成基于創新鏈共享、供應鏈協同、數據鏈聯動、產業鏈協作的融通發展模式,帶動產業鏈上下游、產供銷、大中小企業共同提升創新能力。

“同時,構建符合產業鏈供應鏈安全和互聯網業態創新的市場規則和數字化標準,加速推動產業和物流的大數據自主控制能力,通過推進產業和物流供應數據要素改革,強化重要產業領域的數據確權、數據流動交易和數據隱私保護,提升產業鏈供應鏈數據安全的治理能力。”王濟光說。

在趙萍看來,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要“三步走”。首先,要堅持深化改革,持續釋放改革的紅利,完善中國市場的制度環境,打破各種影響經濟發展和技術創新的制度障礙,通過減稅降費、貿易投資便利化相關舉措,構建更加便利的營商環境,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作用,激發企業創新的動力,使企業在創新中不斷提升其國際市場競爭力;其次,在擴大開放中,積極參與國際分工,加強中國與世界各國在產業鏈與價值鏈方面的聯系,提升我國企業創新能力、國際競爭力;最后,加快市場多元化布局,深度推進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合作,避免對單一國別市場的依賴,從而降低構建雙循環過程中的不確定性風險。

“國際整體的大循環是目標,目前我國可以開展局部的、有針對性的對口循環。”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原所長陳鳳英說,此前,為助力外資企業復工,中國和韓國已開通中韓“快捷通道”,首批韓籍技術人員已入境中國,因此,在常態化疫情防控下,我國可以與疫情形勢逐漸向好、逐步復工復產的國家進行對口循環,同時在小循環成功之后,可繼續復制推廣,助力國際產業鏈供應鏈穩定。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悦支付返现赚钱吗 浙江6 1开奖 重庆时时计划手机软件下载 股票涨跌是谁输入的 群pk10赛车精准计划群微信群pk10精准群 精选二肖二码期期准 纳斯达克上市股票查 今日安徽快3走势图 河北11选5遗漏 腾讯3分彩怎么玩 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