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應對數字經濟壟斷需進一步修改完善反壟斷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頒布實施10余年來,有力地促進了我國傳統行業的公平競爭水平,但在我國互聯網行業巨頭競爭格局與新型壟斷行為不斷涌現的當前,反壟斷法原有的規制框架已經越來越難以適應數字經濟發展需要?;诂F狀,今年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全國總工會經費審查委員會原主任李守鎮提交了一份關于反壟斷法的修改完善建議。

李守鎮認為,首先應該破除“包容審慎不監管”的誤區,強化我國互聯網競爭執法力度。“包容審慎監管的前提應該是監管,而不是不監管。”李守鎮說。

他注意到,2019年,一些其他國家和地區均強化了對互聯網平臺反壟斷監管力度。他建議反壟斷法修改完善應從戰略高度上回應數字經濟的壟斷問題,在數字經濟中確立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依法審查互聯網領域的經營者集中,防范通過并購導致市場過度集中,抬高進入壁壘;嚴厲查處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和壟斷協議行為的重大案件;打擊不正當競爭和惡性競爭行為,鼓勵互聯網企業開展創新競爭,讓平臺經濟真正服務于中小企業合法權益和消費者福利。

李守鎮注意到,當前,互聯網行業的競爭無序問題越來越突出,行業巨頭借著規模優勢和數據壁壘,采取屏蔽合法鏈接、控制社交平臺入口等手段,阻斷互聯互通,損害了億萬消費者的通信自由和選擇自由。而德國2020年1月發布的《德國反對限制競爭法》第十修正案草案,就將拒絕提供數據列為拒絕提供必要設施行為的一種。

因此他建議,對于擁有10億以上用戶的超級平臺,應認定其構成新型必要設施,明確其公平競爭義務。在反壟斷法修訂中,對平臺封鎖屏蔽鏈接、歧視競爭者的行為進行專門規制,具體條文可規定為“互聯網平臺利用其市場支配地位,故意實施歧視性封鎖屏蔽行為的,構成濫用其市場支配地位的行為”。同時,積極探索制定適用互聯網行業發展的配套競爭規則。

從實踐看,互聯網反壟斷案件呈現出數量少、審理時間長、難度高、原告勝訴率極低等特點。因此李守鎮認為,互聯網反壟斷案件在原被告舉證分配方面等也存在困境。對此,他提出建議,合理分配互聯網反壟斷案件的舉證責任,針對擁有市場支配地位的互聯網平臺,在原告已經提供平臺濫用行為的初步證據情況下,應該實行舉證責任倒置,即在舉證責任分配上應向處于弱勢地位的中小企業經營者傾斜。

“要防止超級互聯網平臺利用知識產權優勢進行壟斷,維護數字經濟公平的競爭市場秩序。”李守鎮表示,他建議強化知識產權反壟斷執法,警惕頭部壟斷平臺以保護知識產權的名義獲得市場的壟斷地位,最后達到抑制創新,壟斷市場的目的。在反壟斷法修訂中應增加規定“互聯網平臺利用其知識產權,通過獨家版權協議、濫用訴權等手段排除、限制競爭的,構成濫用知識產權的行為”。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悦支付返现赚钱吗 骗感情玩北京28 山西高银股票配资公司 ipotel什么意思 广东36选7开奖 股票推荐每日 辽宁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时时彩软件免费版 多乐彩近100期开奖 极速飞艇开 股票推荐国电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