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統一裁判標準 “飛躍上訴”效率提高

近日,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知識產權庭庭長羅東川表示,成立一年有余的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運行良好,其具有中國特色的“飛躍上訴”制度優勢正在逐步顯現,在統一裁判標準、提高裁判效率等方面都發揮著重要作用。

2019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在北京揭牌,集中統一管轄全國范圍專利等技術類知識產權民事和行政上訴案件。無論技術類知識產權案件一審裁判由中級人民法院還是高級人民法院作出,對其提起的上訴均由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受理。

“簡單說,這個新成立的法庭在中級人民法院一審的技術類知識產權案件的上訴管轄方面,跨越了高級人民法院,形成了‘飛躍上訴’。”羅東川說。“成立這個知識產權法庭是黨中央做出的重大決策,也是一項重大改革。具有中國特色的‘飛躍上訴’制度更讓知識產權審判與以往有了很大不同。”

“法庭過去一年受理的大部分案件都是直接從中院‘飛躍上訴’至知識產權法庭的,且案件涉及技術領域廣,社會影響大。”羅東川說。他指出,審理這些案件的過程中,“飛躍上訴”制度的優勢也得以顯現,不僅有助于統一裁判標準和縮短糾紛解決周期,而且還凸顯了中國最高司法層面對技術類知識產權案件的司法政策和裁判規則。

“當事人不服中院審理的技術類知識產權案件,可以越過30多家地方高院的審理,直接上訴至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這讓程序更集約,也有助于這種疑難、復雜的技術性案件的裁判標準統一。”羅東川說。“換句話說,我們形成了‘全國一盤棋、上下一條線’的機制,統一解決類案糾紛,提高審判效率。”

“同時,法庭的設立也讓案件審理周期縮短。”他說,“由于民事與行政程序交織、技術事實查明難度大等多方面因素,專利案件的審理周期一般較長。‘飛躍上訴’后,法庭2019年審結的二審實體案件平均審理周期僅為73天,維權周期長的問題得到有效改善。”

另外,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的設立也在優化審判資源配置方面發揮著作用。“技術類案件審理最突出的特點就是涉及較為復雜的技術事實查明。受限于各種因素,人民法院的技術調查人才普遍緊缺。知識產權法庭可以集中審理優勢,通過建立‘全國法院技術調查人才庫’和‘全國法院技術調查資源共享機制’,對技術調查官實行全國資源共享,統籌調派、相互支持。”羅東川補充說道。

知識產權,特別是專利,作為國家創新驅動力,這些年愈發受到重視國內企業的重視,同時也成為其高質量發展、走向世界的必要因素。“在這種大環境下,知識產權涉外案件的審判工作也愈發重要。它讓中國法院借此亮明司法保護立場,也讓全球聽見中國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聲音。”羅東川說。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悦支付返现赚钱吗 上海时时乐1000期开奖结果 极速十一选五平台 小码和双是哪些数字 怎么玩股票赚钱 怎么破解快乐十分 481遗漏查询统计表 股票涨跌的原因 pk10不同平台对打套利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福建11选五每天多少期